当前位置:好运彩是合法的吗 > 军事科幻 > 抗联薪火传 > 第389章 周让引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广东11选5彩票网: 第389章 周让引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小北风和小妮子面临日军追击的时刻,雷鸣周让却是已经准备分开了。

    “你小心!”雷鸣也只是来得及冲周让说了一句。

    而周让同样也只是来得及看了雷鸣一眼。

    他们现在是战士,已经不是那情意绵绵的小儿女了,纵是有万般柔情却也被眼前血与火所替代了。

    人,得活着。

    人,若活不得,那么一切就都是扯蛋!

    周让和雷鸣同时各甩出去一颗手雷。

    就在那手雷的bào zhà声中,周让跳出交通壕,紧跑几步就扑倒在了一个土包的后面。

    而雷鸣则是沿着交通壕飞快的向防卫阵地爬去。

    雷鸣是队长,小北风和小妮子可以突围,但是他却不可以。

    他既要去集合自己的队员,还要去?;ぶ鼙钣钇秸庋拇蟛慷拥闹富釉?。

    刚刚他们两个所遇到的困境却是和小北风小妮子二人一样的。

    他们两个趁日军照明弹稍弱的间隙也冲向了他们那侧的交通壕。

    只是他们两个的运气不好,却是被对防卫阵地发起冲锋的日军发现了。

    而在这一瞬间,周让便决定自己阻击日军引走日军,让雷鸣返回核心阵地。

    周让此时刚躲到那个土堆后面,日军追击过来的子弹就把那土堆打得“啾啾”作响。

    周让再次摸出随身携带的第二颗也是最后一颗手雷拨销磕帽就狠狠的甩了出去。

    bào zhà声起,周让双手拎着盒子炮箭一般就蹿了出去。

    而这回她的战术动作依如刚刚跳出交通壕一般。

    也只是跑了十来步,她就再次扑倒到一道土坎的后面。

    她扑倒的是如此及时,有日军子弹擦着她的肩头就飞了过去。

    周让瞄了一眼前方,那里还有个土堆,尽管只比地平面高出了一点点。

    刚才第一个土堆那应当是秘营游击队挖交通壕甩土形成的。

    可那个土堆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老天爷算准了今天自己要遇难特意布置好了土堆给自己隐身用?!

    这是扯犊子的说法!

    周让已是有了一丝明悟。

    自己必须逃过那个土堆,再冲进土堆那头的小树林才有活路!

    周让回头扫了一眼,照明弹的光亮之下,是十来名哈着腰端着细长bù qiāng的日军身影。

    周让刚想双枪齐发,心中一动却是把一把盒子炮掖到了怀里。

    然后,她这才手持盒子炮打着扁向后一甩。

    “啪啪啪”的盒子炮声中,三名日军中枪就倒。

    周让并不急于逃跑,她敢出了这道土坎的遮蔽,分分钟她就会被日军打死!

    所以她爬着换了个位置却是给手中盒子炮压起子弹来。

    两个桥夹十发子弹瞬间搞定,她再次举枪射击。

    又有两名日军倒在了她的枪下。

    追过来的这些日军自然看到周让只有一个人,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周让的枪法是如此之准!

    一时之间剩下的几名日军趴倒在地将枪瞄向了这一溜土坎已是不敢贸然向前。

    此时百米开外大批日军已是对那有着战壕的防卫阵地发起了进攻。

    而这里虽近但枪声零落,日军知道同伴正在追杀残敌,倒是不曾有人再向这里增援而来。

    五名日军交换了下眼色,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他们所追击的对象的难缠了。

    于是有一名日军士兵开始大声招唤援军了。

    他们倒不是怕死,在他想来自己死也是可以的,但终归是要有人替自己报仇不是。

    远处日军听到喊声不明所以,便又有十几名日军向这里跑来。

    而这时那五名日军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却是已经发起进攻了。

    有两名日军士兵将手雷再次向土坎之处抛来,bào zhà声起,另外三名日军士兵高喊着端着枪就冲了上来。

    那两颗手雷本就是日军掩护进攻用的。

    他们并没打算这两颗手雷就一定能将那名已是击毙他们好几人的游击队员炸死。

    果不其然,已是转移到别的位置的周让枪声又起。

    那三名往前冲的日军士兵此时距离那道土坎也只有不到五十米了。

    这五十米已是日军发起冲锋的标准距离了。

    一向以武士道精神自诩执行纪律呆板著称的日军怎么可能再卧倒?

    他们已是做了有人接着玉陨活着的人用刺刀把这名游击队员挑死的打算了。

    可是,这时他们才发现人家的子弹并不是打他们三个的。

    那子弹却是掠过了他们将那两名负责掩护的士兵打死了!

    周让是老兵。

    她太熟悉日军的进攻战术了。

    日军有人往前进攻时后面必有掩护人员。

    如果她打那冲锋的日军,自己肯定就着了日军的道儿了。

    所以那负责掩护的日军必须得先打死,她也只能先顾一头!

    三名日军眨眼间便冲了上来,这时周让已是从土坎后站起。

    周让所戴的棉帽子已经不见了,露出一头垂到肩头的黑发

    说周让是假小子那也只是她的性格,可说她的外型那可绝对是要多淑女就有多淑女的。

    三名日军士兵看到周让站起时他们眼神中都是一惊,但脚步却不稍停!

    用刺刀把周让挑了这是现在三名日军士兵共同的心声。

    冲锋要的就是不怕死,就是他们才发现追了半天的对手也只是个女人又能如何?

    这时周让便扣动了扳机,只是传来的却是盒子炮空仓挂机的声音。

    子弹在关键时刻竟然打光了!

    周让脸现惊慌之色,她一甩手就把手中的盒子炮向跑在最前面的那名日军砸来。

    然后,她转身就跑!

    此时周让的奔跑真如山间的一头雌鹿,那体态当真是要多婀娜就有多婀娜了!

    “***”三名日军这时终于喊了出来。

    那所喊的意思自然是原来这个人是个女的,然后她还没子弹了!

    有一名日军已是嘎嘎大笑了起来,随即那大笑声便传染了他的同伴便成了一片笑声。

    抓到一名kàng rì游击队的俘虏更何况还是名女俘虏那无疑是让他们无比兴奋的一件事情。

    一个女人杀了己方这么多同伴,绝不能放过她!

    于是,周让跑得很快很婀娜,日军追得很急很凶猛。

    想到达周让早就瞄好的那个没多高的土堆爬着过去那自然是慢的。

    可是,要是跑起来实在是没有多远。

    转瞬之间,周让已是跑到了土堆的旁边。

    然后,她竟猛然刹住了脚步转身了。

    追她追得最近的那名日军士兵的刺刀本就都快戳到周让的后背了。

    周让这一停一转身,那名日军士兵由于惯性已是猛的冲的上来,他想收脚也收不住了!

    而这时周让却也只是向旁边一跳。

    于是,这名追得最近的日军士兵收脚不住直接就一脚踏在那个土堆上冲了过去。

    然后就听“咔嚓!”“啊、!”那名日军瞬间就没影儿了。

    原来那土堆后面却是游击队在wài wéi挖的绝户窖,那名日军士兵直接就掉陷阱里去了!

    另外两名日军士兵见状一惊,齐齐收住脚步。

    可身为女子的周让却是已经冲上来了!

    周让冲的是如此之猛。

    虽然眼见周让只是一个女人,可日军士兵下意识的也不会让她近身。

    一名日军士兵想用枪刺刀子已经来不及了。

    他便将手中bù qiāng就那么一拨,就听“当”的一声周让手中却是多根短棍那么一挡。

    然后周让便撞到了那名日军士兵的怀里!

    可就这一撞那名日军士兵便“啊”的大叫一声弃枪就堆了下去。

    要命的可不是周让这一撞,要命的是那名日军的胸口处留了一把已是插入了大半截的jūn cì!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让却是已经把一把jūn cì贴着上臂攥在手里了。

    第二名日军士兵见此情景就是一愣。

    他看到了自己同伴其实是倒在了一把jūn cì上,他也见眼前这个中国女子手里还剩下一根也就一尺来长的短棍。

    他正不知所以,周让的那个短棍就向他打了过来。

    那棍子才多长,那能打到自己吗?

    这名日军士兵一犹豫反应那就慢了半拍。

    然后,他就发现那棍子在打过来的刹那竟然变长了,他听到“哗楞楞”的声音。

    那哪是一根棍子?那分明是用铁链连在一起的两根棍子??!

    日军士兵在战场拼刺刀的时候哪见过这种变魔术一般的打法,他那一愣就注定了他的悲催。

    那棍子前面可是带着铁头儿的,那铁头上面还有突起,那就是小版的狼牙棒??!

    于是这小版的狼牙棒就带着着那股打出来的悠劲儿狠狠的就抽在了这名日军士兵的脑袋上。

    那脑袋是真硬!

    就这一下既没有打出个洞也没有砸出一个包,但是那名日军士兵终究还是昏死了过去。

    周让扫了一眼远处正往这里跑来的日军士兵,一转身就踏上了那不高的土堆。

    她眼睛看到了那绝户窖中的情形,她人就跳了下去。

    第一名被她坑杀了的那名日军士兵正在那坑中老老实实的立着呢。

    那名日军的裆部却是正被一根暴马桩子扎中了,至于有多惨,想想都疼!

    可是这与周让已是无关了。

    绝户窖也就两米深,那名日军士兵也就一米六。

    周让却一脚踏在那名日军已经垂下的脑袋上借力就那么一蹦一扑。

    于是,她就象个小燕子似的跳过了这个绝户窖趴在了那窖沿上。

    紧接着她就向前连爬带滚的站了起来,如同一只飞鸟一般进那树林子里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好运彩是合法的吗书架